A l'occasion de la prochaine exposition en Chine, Une traduction de ma poésie, "Ma patrie" en chinois

瓦内莎·露德芭萝姬
Vanecha Roudbaraki
"Ma Patrie "
 
 
我的土地
瓦内莎·露德芭萝姬   1997年冬作于巴黎
 
我熟知  一方
别人不知晓的土地
我看见  一片
别人没看见的树林
我听到一支别人没听到过的旋律
 
……那方土地上——气温既不热也不冷
有一棵树与我的愿望齐高
还有一汪湖与我的胸怀同阔
那方土地上——既不绿也不红
有一种草,同时将玫瑰和茉莉的芬芳
散发
还有一只鸟,将我童年的歌
全都默记在胸
那方土地上——在绚烂天空的映衬下
有着那样丰富的颜色
比世上所有的彩色铅笔都更多彩
又是那样的光芒万丈,甚至黑夜也清晰可见
那方土地上——既不大也不小
有一座花园,长满情感之树
结着散发柔情馨香的果实
那方土地上——其地乃是玻璃材质
地底下的多层结构,也清楚可见
只有一座房屋
那就是盛宴之家
这座房子的门总是敞开,而我时常
与几只蜻蜓结伴走向这座房屋
观看红红白白的藤蔓在洋溢着新生的氛围中舞蹈
那方土地上只有一种语言
“目光”之语言
在那语言中,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相互结合
并将关联在爱的子宫里
孕育
一天我用“目光”语言问树:
“你跟谁学会这持久的站立?”
它回答:“那些到来,犹豫又离去的人。”
我问:
“那么旅行,你是否想某天去旅行呢?”
它笑着回答:
“你没看到我正处在旅行中吗?”
我有很多的根,在地底下,枝叶,在空中
有时我把目光投向我的根
以便能看到“泥土”并与它成为密友
有时我又委托我的枝与叶
以便我血管中流动的“血”能奔向天空
能看见这蓝色穹幕的背后
有时我又把目光交付给风
以便能把我带到盛宴之家
有一天我把目光交付给一个孩子的手
同它们嬉戏玩耍
体验“快乐”
我甚至,只要你愿意,把目光交付给你
好让你熟悉自己的眼睛
有一次,我看见天地间的边界
是如何被树木充盈,把拦路堤坝劈开
我甚至听到那劈开的声响
那方土地上——充满劈开声响
我看见成千的再生
那一刻,我甚至也看见我自己的诞生
如何从雨中诞生,与河流结合为一体
怀着抵达大海的渴望,我屈指数着分分秒秒
在那方土地上
我撕下衬衣的一缕
在树上打个结,好让它记住我
我洞晓走向那方土地的隐秘
我将这隐秘书写在雨珠上
悬挂在我的脖颈
那片土地,当我找到它的时候
正下着雨
我脚下踩滑
踏进一个坑里
白袜子湿了
雨覆盖我全身
从我身上穿流而过
被大地吸引而去
我以前从不知道它何处来又何处去?
然而现在我明白了
在它降落之前或降落之后
有一方土地
从我身上穿流而过的雨珠
珍藏在它的心中……
 
那方土地——每个清晨
都从青春期女孩的内心诞生出太阳
长存不朽
永远与流淌的时光同在。
                      (穆宏燕 译)
 
 
瓦内莎·露德芭萝姬(Vanecha Roudbaraki)

Undefined